• 中文

  • English

  • · 征集意向书 · 了解圭亚那-委内瑞拉边界争议的前因后果 · 庆祝中国 圭亚那建交45周年招待会 · 中华文化小大使走进圭亚那大使馆 · 中国与圭亚那建交45周年!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了解圭亚那-委内瑞拉边界争议的前因后果

        圭亚那和委内瑞拉的领土争端的根源要追溯到欧洲对美洲的殖民。当争端于19世纪出现时,美国和委内瑞拉结盟以对抗大英帝国。争议始于委内瑞拉向当时的英属圭亚那殖民当局提出索要超过60,000平方英里的领土(即埃塞奎博地区)。美国能与委内瑞拉结盟来对抗英国,现在看来似乎难以置信。但是美英冲突已深植于双方19世纪的多次激烈对抗中。在当时,美英两国的任一一次对抗都几乎可能引发一场战争。为使了解事件的来龙去脉,需要我们深入探究发生在五个世纪前各殖民强国间的喧嚣纷攘、过往冲突。

       埃塞奎博地区是圭亚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该地区迷人的森林景观和众多水道是圭亚那神话,传说,民歌等的出处以及创作源泉。埃塞奎博是,并且一直是圭亚那的专属居住地。从一开始,这里就是现在圭亚那人祖先的专属定居之所。

       现代圭亚那由三县组成:即埃塞奎博以及德默拉拉和伯比斯。这几个县原本都是各自独立的殖民地,归属荷兰所管辖。荷兰于1815年将它们全部割让给了英国。荷兰可能只是将它所拥有的领土割让了出去,英国后来从荷兰那里撷取圭亚那三县的所有权。埃塞奎博的所有权因此在1815年易手,从荷兰转到了英国。既不是西班牙,也不是后来的继任者委内瑞拉曾经占有/拥有过对埃塞奎博地区的主权。

       依照现有的历史文献,最早在圭亚那定居的欧洲人是荷兰人,大约是在17世纪。他们起初建立贸易货栈与生活在该区域的美洲印第安部落进行易货交易。随后,他们逐渐建立定居点并开始耕种农作物。今天,比比皆是的早期荷兰遗迹即是证明,如:炮台、公墓、行政楼宇等。大量的历史文献和实物向人们展示了欧洲殖民列强,为争夺该地区的控制权,英国,也包括短期内的法国,都曾在埃塞奎博的部分地区建立过定居点。

       具有特别重要意义的是,在现今的埃塞奎博地区还未曾有任何西班牙定居点的实物被发掘或被发现。这是因为西班牙从未在现今委内瑞拉所宣称的主权区域建立过长期的定居点。

       委内瑞拉在1830年获得独立后,一直在寻求将其从西班牙承继的领土进行界定。这个新兴国家宣称它对其东线一直延展至埃塞奎博河的广大地区拥有所有权。这一区域将现代圭亚那的八分之五包括在内。英国回绝了委内瑞拉的断言,反诘说正是英国才拥有从埃塞奎博河往西至奥里诺科河河口的所有领土。

       这种僵局促使英国殖民当局采取措施,勘定其领土界限。著名的德国探险家和制图人罗伯特·尚伯克受托对该区域进行勘界绘图。尚伯克于1841年完成了勘测,绘制了地图,其显示英属圭亚那的领土延伸至奥里诺科河。他的这一发现是基于他亲眼所见的,存在于该地区的荷兰居住点。然而,委内瑞拉拒绝承认尚伯克的地图,坚称它是从西班牙那里继承的对埃塞奎博地区的主权拥有。这一争议渐成气候,最终于19世纪中叶成为一严重的国际事件。

       与此同时,美国的影响力和威信度正在美洲逐渐崛起。美国在1776年的独立战争中已经挫败了不可一世的英国。从此,两国互为敌对,1812年由于英国侵略华盛顿特区而再次引发战争。战争宣告失败后,英国逐渐地开始承认美国在美洲的同等地位。1823年,美国打着“美洲是美洲人之美洲”的旗号,发表了《门罗宣言》。美国不能容忍欧洲在美洲瓜分领土,攻城掠地。《门罗宣言》是禁止欧洲列强在西半球扩充其势力范围。宣言是崛起的美国外交的基石。

       依据《门罗宣言》,美国全力支持委内瑞拉与英国不睦。一些历史学家认为之所以美国在此与委内瑞拉一唱一和,协同行事,目的是剥夺英国的战略主导权以及取得获利丰厚的奥里诺科河河口。对于英国来讲,它一直坚持尚伯克线界定了它的领土范围。

       英国和委内瑞拉的多次谈判都无果而终,未能解决争议。委内瑞拉不断向美国申诉,希望使用《门罗宣言》来处理此争议。美国再三提出愿意出面进行调解,但遭到英国的拒绝。从19世纪中叶往后,这一争执一直悬而未决。随着该区域黄金的发现以及对奥里诺科河河口控制权的争夺愈演愈烈,英国和委内瑞拉的争端达到白热化,1887年,最终导致两国外交关系中断。

       美国提出以仲裁方式解决此争端,但遭到英国的拒绝。最终,经过委内瑞拉方面密集的游说,美国国会于1895年通过了一项决议,要求委内瑞拉和英国通过仲裁解决争端。1895年12月时任美国国务卿向英国政府发出照会,引用《门罗宣言》支持委内瑞拉的立场。委内瑞拉时任总统华金·托雷斯向其国会发表演说时说到,英国已威胁到委内瑞拉的和平与安全,委内瑞拉只得在其权利范围内,依靠《门罗宣言》来寻求保护。

       美国时任总统詹姆斯·克里夫兰要求并说服国会拨款成立一个调查委员会,以协助解决委内瑞拉和英属圭亚那的边界争议。

       该委员会的授权调查范围清晰地表明,作为权宜之计,委员会的任务就是简单划界而不是把英国所诉求的解决最终边界勘定作为其理所应当之事。委员会的这些授权得到委内瑞拉政府的支持。

       在寻求国会向调查委员会拨款一事上,克利夫兰总统宣称,美国有权利抵抗英国对委内瑞拉领土的侵略。克利夫兰总统的咨文提出后,美国调集其海军进入加勒比海,委内瑞拉也联合了它的中美洲盟友,加勒比海的上空战云密布,战争似乎一触即发。

    1897年《华盛顿条约》

       大英帝国最终还是屈服于美国的施压,同意接受仲裁来解决与委内瑞拉的争端。英方的决定宣告危机的结束并于1897年在华盛顿签署了条约。《华盛顿条约》规定委英争端将交由一仲裁法庭做出决定。为表公正,代表各方的仲裁员人数相等。仲裁法庭的任务是调查和裁定英属圭亚那和委内瑞拉的边界。《华盛顿条约》的目标是为最终解决边界争议奠定基础。为作出裁定,仲裁法庭被要求考虑那些双方已经建立且长时间拥有和占据的地区。

       根据《华盛顿条约》第13款之决定,涉事双方同意接受仲裁法庭作为最圆满的,最终的和最佳的裁决。华盛顿条约获得委内瑞拉国会的批准。

    巴黎仲裁法庭的成员

       华盛顿条约规定了仲裁法庭是如何建立的。英国和委内瑞拉各自提名2位仲裁员。之后,这四名仲裁员共同推举第五位也是最后一位仲裁员,作为法庭的庭长。

       英方推选的两名仲裁员分别是理查德·柯林斯勋爵,英国上议院议员,上诉法院院长等职。另一位是罗塞尔勋爵,曾在不同时期出任议会议员,总检察长,上诉院法官,首席大法官等职。

       委内瑞拉方面所提名的仲裁员分别是:梅尔维尔·韦斯顿·富勒先生,五所大学法学博士获得者,其中包括西北大学,耶鲁大学和哈佛大学。他曾是美国首席大法官,海牙仲裁常设委员会委员。戴维·乔西亚·布鲁尔先生,四所大学法学博士获得者,其中包括耶鲁。他曾是美国最高法院九名法官之一,也曾是世界律师法官大会的主席。

       这四名法官选举来自俄罗斯的佛雷德里克·戴·马滕斯作为仲裁法庭的庭长。他是一位杰出的法学家,卓越的外交家, 在国际法方面著作颇丰。他也因此曾在1902年诺贝尔和平奖的选举中居于次席,为表彰他的功绩,还曾出过他的邮票以示对他的尊敬。他最著名的书籍是一本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教科书-“文明国家的国际法”。 佛雷德里克·戴·马滕斯负责主持和管理仲裁法庭的开庭。这些杰出的先生们后被委内瑞拉指控腐败严重且有舞弊行为。

       在听证会上,代表委内瑞拉的律师团由本杰明·哈里森任团长。他是一位杰出的律师,同时也是联邦军的上校,参议员,后成为美国第23任总统。辅助本杰明·哈里森工作的分别有本杰明·特雷西,美国前海军部长、前纽约律师;詹姆斯·雪莉,美国前海军部长助理。委内瑞拉律师团最后也是资历最浅的一位成员是赛维罗·马利特·普罗沃斯特,一位年轻的墨西哥裔美国律师。他在后续两国边界争议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1899年巴黎仲裁裁决书

       现在委内瑞拉质疑为什么在如此关键,代表国家利益的听证会上,会任命美国律师和法官。回答是当时的委内瑞拉政府较之其本国司法团队,更信赖那些声名显赫、功绩卓越的美国法学家们。在当时,委内瑞拉是可以免费选择其想要的任何律师的。因此,它才在优中选优后,聘用了一个超级的美国律师团队。

       在听证会上,本杰明·哈里森以他的强硬和雄辩,赢得了法官们的赞誉。然而,他并没能说服仲裁法庭的专门小组,认可委内瑞拉是在继承西班牙后拥有的埃塞奎博地区。仲裁法庭支持英属圭亚那对埃塞奎博河以西的领土拥有。但是,它剥夺了英国方面提出的对8000平方公里具有战略意义的奥里诺科河河口的领土要求。

       从听证到仲裁裁决,历时两年多时间,专门小组成员对所能收集到史料,地图和文件进行了详尽的分析,口头听证会后,裁决书最终于1899年10月3日发布。

       为了实施裁决书的判决,一个由委内瑞拉和英属圭亚那共同任命的边界混委会从1901年至1905年间对边境做了调查和勘界。由此勘定的边界线被标注在一张正式的地图上,并由边界混委会签字。至此,这一纠缠委内瑞拉、英国和美国达半个多世纪之久的边界争议就此画上了句号。

       英属圭亚那和委内瑞拉与巴西均有一段共同边界,但巴西并没有作为一员出现在巴黎的仲裁程序中。因此,三国决定着手建立三国边界点。三方边界委员会于1931年完成了所有相关的丈量和计算工作。三国边界点于1932年通过三国间相互交换外交照会而最终达成。从此,一个锥形的标识出现在三国边界点上。那一点位于圭亚那最高山脉-罗赖马山的山顶处,留存至今。以此为节点,所有与巴西、英国和委内瑞拉相关的边界事宜就此被认为已永久性达成。今天所有复制的地图也反映的是当时达成的分界线。而只有委内瑞拉将未注明埃塞奎博为“收复地区”的地图视为非法。

    赛维罗·马利特·普罗沃斯特的备忘录

       然而,事情并没有按照它应该的走向发展。

       1944年,赛维罗·马利特·普罗沃斯特,当年委内瑞拉四人律师团中资历最浅的法官,被授予委内瑞拉国家最高奖。随后,他很草率地公布了一个备忘录,质疑1899年裁决书的有效性。他封存了备忘录,没有让任何人知晓其中的内容。他将此备忘录委托给一家协会代为保管,并要求其只有在他死后,才可打开。他规定备忘录的内容只有在其协会认为有必要公开的情况下,才可公之于众。

       备忘录于1949年出版。赛维罗·马利特·普罗沃斯特在备忘录中声称1899年的裁决书是无效的。他宣称仲裁法庭的英国法官和俄罗斯庭长相互勾结,剥夺了委内瑞拉对埃塞奎博地区的领土要求。他指出作为俄罗斯支持英国1899听证会陈述的回报,英国答应在其他地方抵押土地给俄罗斯。根据他所说,代表委内瑞拉的美国法官以某种方式也参与到这一密谋中。这些论断被认为完全讲不通,长期以来备受质疑。

       第一,那块英国为换取埃塞奎博地区而答应送给俄罗斯的土地,人们从未找到过它的坐标。

       第二,没有可信服的解释来说明为什么那些显赫的美国法官,在委内瑞拉亲自提名他们的前提下,还会无理由地做出不利于委内瑞拉的事情。

       第三,不管是本杰明·哈里森 -委内瑞拉听证会上的首席律师,还是其他参与听证会的人员,在后来他们所写的文章中都未曾提过普罗沃斯特先生所谓的“交易”。

       第四,等到马利特·普罗沃斯特的备忘录发表之时,所有巴黎仲裁的亲历者,包括双方法官和律师以及普罗沃斯特先生自己均已作古,真实性已无从考问。

        再者,在1949年马利特·普罗沃斯特的备忘录发表之后的许多年,委内瑞拉还是继续遵从1899年的巴黎仲裁法庭的裁决。只是到了1962年,委内瑞拉才通知联合国,其视1899年的裁决书为无效,理由是由于有马利特·普罗沃斯特备忘录的出现。同年,还发生了古巴导弹危机事件。那时正是冷战的高峰期,英属圭亚那也正在为由切迪·贾根所领导的马克思主义政府欲摆脱英国,寻求独立而焦虑不已。

    1966年日内瓦协议第一条款

       委内瑞拉认为1899年的裁决书无效的论点引发了双方新一轮次的谈判。史料、文件等被再一次的核验。英国,本着合作的精神,表示在其宣布承认圭亚那独立建国之前,愿意给委内瑞拉一个机会,让其提供论证材料。英国希望材料的再审核中可以包括委内瑞拉更新的权利要求。为此,英国和英属圭亚那在1966年2月于瑞士日内瓦与委内瑞拉签署了一项协议,这也意味着围绕该争议的讨论重新开启。

       1966年5月,殖民地英属圭亚那宣布独立,改国号为圭亚那。

       在日内瓦协议的框架下,一个双边委员会被予以委任,其职责是“委内瑞拉和英国双方为圆满解决,由于委方的异议而视1899年仲裁法庭有关英属圭亚那和委内瑞拉边界争议的裁决书为无效,而寻求双方对争议的实质性处理。”这一陈述对搞清楚延续至今的边界争议起着关键的作用,因为这段措词为现如今的圭亚那和委内瑞拉的重要分歧埋下了种子。

       日内瓦协议的唯一目的就是为发生的争议寻找解决方案。因此,我们需要明确争议在这里指的是什么。有关这点,日内瓦协议上已明确阐述。此争议是由委内瑞拉方面认为的1899年裁决书无效而引发的。换而言之,涉事双方同意审查的唯一问题是委内瑞拉所争论的有关1899年裁决书为无效是否有理有据。另外,签署日内瓦协议的目的不是直接化解冲突,而是要找到一个机制,通过它来将争议解决。

       因此,依照日内瓦协议,圭亚那方面没有什么需要去证明的。依照1897年《华盛顿条约》所同意的,英属圭亚那的继任国会接受1899年裁决书作为“最全面,最终和最完美的处理方式”。倒是委内瑞拉方面理应有义务去确立1899年的裁决书是无效的。日内瓦协议第一条款指出:“争议的实质性处理”仅仅是指裁决书是有效还是无效。这些措词并未指代哪里应该是边界之所在。

       日内瓦协议并未意指圭亚那或英国曾经同意过圭亚那和委内瑞拉的边界必须服从于自动修订。这正是委内瑞拉利用对上述文字的曲解,单方面地,毫无道理地将协议转化为对圭亚那领土的要求。

       日内瓦协议提出了一系列可以利用的机制来解决委内瑞拉的主张。协议首次提出建立一个混委会。如果混委会在授权的四年内没有提供任何成果的话,联合国秘书长将会选择其他选项。

       混委会最终未能提出一个解决方案来。委内瑞拉方面也从未能够利用委员会作为论坛来证明1899年的裁决书是无效的。委方反倒是一直在寻求利用委员会作为一种手段,来从圭亚那获取地区特许权。委员会却并没有这一授权。

    委方违反日内瓦协议的行为

       依照日内瓦协议,混委会在完成其使命后,两国应选择其他处理办法。相反地,委内瑞拉却使用一系列敌对的,富有侵略性的行为,意在胁迫圭亚那放弃其所属领土。委方触犯圭亚那主权和领土完整的事例可以说是不胜枚举。以下是三个最骇人听闻的实例:

    入侵ANKOKO岛:

    委内瑞拉于1968年侵略ANKOKO岛,此岛面积约几个平方英里,委内瑞拉和圭亚那各有一半的归属权,其位于库尤尼界河上,战略地位显著。从那时起至今,委内瑞拉一直不间断地派遣军事人员占据全岛,此行为公然触犯了圭亚那的主权和领土完整。

    鲁普努尼叛乱:

    鲁普努尼位于圭亚那西南部广阔的热带草原地区。在20世纪60年代,由于缺乏现代基础设施和通讯的联系,生活在该地区的一部分人口对于远在北部沿海地区的中央政府缺少信任度。于是,委内瑞拉向这里的分离主义者提供军事训练和设备,并于1969年末发起了暴乱。他们屠杀了几个警察和官员并宣称所管控的地区已从圭亚那分离。委内瑞拉军队本已准备入侵和占领该地区,但在委方兵力调配前,圭亚那国防军已镇压了此次叛乱,并恢复了对该地区的控制。这次叛乱的领导人,是来自圭亚那鲁普努尼地区两个最有声望的家族族长,事后获得委内瑞拉的庇护。至今,参与叛乱的叛乱者和他们的后代还舒舒服服地生活在委内瑞拉的Puerto Ordaz城。

    水电站项目:

    20世纪70年代圭亚那开始建造Upper Mazaruni水利发电工程。工程预计发电1200兆瓦,为一冶炼厂提供电力,以保证其每年生产20万吨的铝。委内瑞拉以建造地点是其领土为由横加干涉。最终,世界银行放弃向该项目提供资金,导致圭亚那严重经济损失。

    1970年西班牙港协议

       继鲁普努尼暴乱后,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政府在圭亚那和委内瑞拉中间斡旋,签订了西班牙港协议。该协议的目的是缓解紧张局势,使双方进入一个“冷却期”。西班牙港协议要求涉事双方在为期12年的冻结期内都不可采取任何行动或声明。在12年期满后,委内瑞拉宣布不再续约该协议。

       西班牙港协议期满后,双方又回到日内瓦协议的规定中来。希望在日内瓦协议范围内去发现一个机制,而不是像那个失败的混委会,允许委内瑞拉证明1899年的裁决书不可接受。

    日内瓦协议第四条款第一段

       因此,于1984年,各方回归到日内瓦协议的第四款。其规定如果混委会无法解决这一争端,双方可依照联合国宪章中的第33条款选择一种方式进行处理。第33条款显示依据国际法,采取相关措施,以获取争议的和平解决。在日内瓦协议之下,没有任何第33条款中所述措施是可以被接受。基于此,涉事各方可将这一问题提交联合国秘书长。

    调停人进程

       正是在这个当口,两国选择申请使用联合国调停人进程。此程序规定联合国秘书长任命一个调停人,涉事各国任命一个协助者。上述三位官员通过谈判,不是去解决争议,而是去发现一个能将争议解决的方法或手段。从1984年至今,该进程一直在实施中。

       过去的几年中,好几位加勒比杰出的政治家被联合国秘书长任命作为实施这一进程的调停人。

       从1984年到今天,委内瑞拉未能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它所提的1899年裁决书无效的争议是成立的。在实施调停人进程阶段,委内瑞拉的所作所为只是期望从圭亚那获取地区特许权而已。

       委内瑞拉现在主张任命一个新的调停人,以便可以让该进程得以延续。圭亚那的立场是调停人进程已不再具有实施性。圭亚那认为这次只有通过司法程序方可解决争端。

    停滞的经济发展

       在实施调停人进程的整个阶段中,委内瑞拉一直在不停地阻挠圭亚那的经济发展。委方实施这一政策是通过不间断的侵略行为,恐吓和侵犯圭亚那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来实现的。

    其中下面四个实例尤为令人震惊:



    20150707Four-EEZs-Affected-by-Venezuela-Decree-1787.jpg

    委内瑞拉的领海主张

    -          2015海事法令

        5月26日是圭亚那的独立日,每年都有庆祝活动。2015年的独立日又恰逢圭亚那新总统戴维·格兰杰准将和新政府宣誓就职的日子。在这特别的日子里,委内瑞拉却颁布了1787号法令,宣称其地图上阴影部分已被委内瑞拉划为其海域。依照此法令,委内瑞拉试图通过国内的法律吞并事实上的圭亚那整个专属经济区。该法令明确规定委内瑞拉海军依照法令有必要在上述地区建立和实施对防卫区的管控。

       委内瑞拉1787号法令是在美国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一周前发表声明发现储量丰富的石油后颁布的。发现石油的区域在圭亚那沿海以外120英里处。从地图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原油发现的区域既不与委内瑞拉的陆地边界相邻,与委东部地区也相隔甚远。为了宣称它对圭亚那发现石油区域拥有所有权,委内瑞拉不惜使用圭亚那的大陆主权领土作为其海域范围。上述行为公然违反了管理国家关系的相关准则和惯例。委内瑞拉这一海事法令的颁布是对圭亚那政府合理合法地推进现有经济发展举措的断然拒绝。

       委内瑞拉的海域划界也触犯了其他几个加勒比共同体国家的领土完整。因此,2015年7月加勒比共同体各国的政府元首在巴巴多斯举行会谈,要求委内瑞拉撤销法令,因为它已触犯了加勒比共同体国家的领土完整。委内瑞拉照办了,但它很快又颁布了第二条法令,其领海主张与前次基本一样,只是这次没有出示坐标。

    -          矿产、森林要求

       2015年,委内瑞拉驻加拿大大使致函Aurora公司,一家加拿大的矿业公司,威胁对方如若其继续在埃塞奎博地区进行黄金开采,将面临法律诉讼的指控。公司后通知委内瑞拉,他们的诉求是毫无根据的。委内瑞拉对Aurora公司所采取的行动,是委方使用威吓手段对所有在埃塞奎博地区投资经营的公司进行敲诈,时间上距离现在最近的一个例子。

    -          Teknik Perdana事件

       2013年,一艘设计进行石油勘探的船只在圭亚那海域进行地震测试。此船与美国的一家公司(Anadarko公司)签有合同。在圭亚那领海突遭委内瑞拉炮舰的扣留,随之被带往委内瑞拉,船只和人员最终获释。但由于此事件,Anadarko公司最终停止了他们在圭亚那的石油勘探活动。

    -          Beale Aerospace项目

       圭亚那政府于2000年与Beale Aerospace公司,一家总部设在德克萨斯的美国企业签署协议,在圭亚那建立卫星发射装置。委内瑞拉闻讯后分别威胁圭亚那和美国公司,致使后者最后放弃该项目。

    日内瓦协议第五条款第二段

       圭亚那与委内瑞拉的边界已经在1899年裁决书中明文裁决。该裁决书对两国都具有约束力。虽委内瑞拉对裁决书持否定态度,但委内瑞拉不可能就此便被给予任何权利,以获取它长期宣称应属于它的圭亚那领土。这一规定在日内瓦协议的第五条款中有清楚的阐释。

    "No acts or activities taking place while this Agreement is in force shall constitute a basis for asserting, supporting or denying a claim to territo rial sovereignty in the territories of Venezuela or British Guiana or create any rights of sovereignty in those territories, except in so far as such acts or activities result from any agreement reached by the Mixed Commission and accepted in writing by the Government of Guyana and the Government of Venezuela. No new claim, or enlargement of an existing claim, to territorial sovereignty in those territories shall be asserted while this Agreement is in force, nor shall any claim whatsoever be asserted otherwise than in the Mixed Commission while that Commission is in being".

       如今,圭亚那坚信任何在调停人进程下所能使用的方法已用尽。委内瑞拉即便在调停人进程阶段对圭亚那主权和领土完整的侵犯也时有发生。正因如此,圭亚那认为这次解决双方分歧的唯一方式就是通过司法程序。

       圭亚那已寻求在日内瓦协议之下,说服联合国秘书长,由其决定将此事交由国际法院国际法庭通过司法程序来处理此次争议。

       圭亚那的立场获得了英联邦成员国的支持。2015年11月,英联邦成员国的元首们发表了一份公报,表达了全力支持联合国秘书长在遵守日内瓦协议的前提下,甄选解决本次争议的方式方法。英联邦共53个成员国同时也表示将继续支持圭亚那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诉求。

       由于2015年委内瑞拉对圭亚那领海的无理要求,圭亚那希望联合国将争议交由国际法院国际法庭解决。2016年12月当时即将离任的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先生决定将调停人进程再延续一年,如果在此期间,还是没有任何协议出台的话,争议将最终交给国际法院国际法庭。现任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铁雷斯也对此决定表示赞同。对此,圭亚那方面没有异议。

    诉诸司法解决

       我们认为在此对委内瑞拉所提出的争议可能带来的影响进行一番探讨,还是非常值得的:

       第一,即使1899裁决书被视为无效,但也不可能自动意味着埃塞奎博地区是属于委内瑞拉的。若是那样的话,情况应回到1899年以前的态势。圭亚那因此可放手像以前英国所要求的,希望将奥里诺科河河口归还圭亚那。英属圭亚那在1899年巴黎裁决书出台后,丢失了对它的管辖权。

       第二,如果巴黎裁决书被视为无效,势必新的方法将被引入以确定双方的边界。圭亚那希望在整个裁决过程中,应考虑到那些圭亚那至今一直单独、持续和未受干扰地实际拥有/占据的地区。

       第三,由于其拒绝接受1899年巴黎裁决书,委内瑞拉单方面废除了其与圭亚那和巴西于1932签署的三方协议,该协议指定了三国交界点。由于委方拒绝接受三国交界点,委内瑞拉将会抛出另一个争执,即它与巴西的边界在何处。

       第四,截至2017年,圭亚那和委内瑞拉边界问题已获解决118年了。从1899年至今,全球不同国家间签署的解决边界争议的条约可谓众多。推翻1899年裁决书,将为挑战那些长期存在争议的边界条约开立先河,使得原有的矛盾冲突可能死灰复燃。如果出现大量的边界争端推倒重来的局面,势必将会加剧全球范围的不安全和不安定。

       最后,为支持埃塞奎博地区属于委内瑞拉这一论点,2015年委内瑞拉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指出,埃塞奎博的叫法是出自西班牙探险家所命名的“埃斯基维尔”之后。对于埃塞奎博这一名字的来源始终没有定论。然而,这与名词起源没有什么关系,就像人们认为美洲这一名词出自意大利探险家亚美利哥·维斯普西。按照马杜罗总统的逻辑,意大利应该像美国提出领土要求。

       总之,圭亚那寄希望于在继续保持良好关系的基础上,与委内瑞拉公平和持久地解决边界争议。同时,圭亚那一直致力于在日内瓦协议框架下并依照国际法,友好解决边界争议。圭亚那人民致力于和平、友好地发展与委内瑞拉政府和人民之间的睦邻友好关系。圭亚那感谢国际社会的友人们对此的支持与理解。

    圭亚那合作共和国驻华大使馆起草    

     

  • Embassy of the Republic of Guyana, Beijing Tel:65321337 65321601
    Fax:65325741 Email: admin@guyanaembassybeijing.cn
    Beijing ICP 09085660
  • 访客数: